您当前位置: 首页 > 旅游

撩开汰口古兵寨的神秘面纱

时间:2018-03-27 15:21:11 责任编辑:小飞

导读:原标题:撩开汰口古兵寨的神秘面纱 侧门“百谷朝宗” 通廊式庭院,俗称“天街” 兵寨通往山下的台阶 正门“全保楼” 一 在闽南华安,有座小山丘,坐落于秀美宜人的九龙江下游江畔,山不高,树葱茏。密林掩映下,有座神奇而古老的兵

撩开汰口古兵寨的神秘面纱

原标题:撩开汰口古兵寨的神秘面纱

侧门“百谷朝宗”

通廊式庭院,俗称“天街”

兵寨通往山下的台阶

正门“全保楼”

在闽南华安,有座小山丘,坐落于秀美宜人的九龙江下游江畔,山不高,树葱茏。密林掩映下,有座神奇而古老的兵寨建筑,屹立山中,隐约可见。寨上一间平房的厅堂里,悬挂一位将军画像。从画像的题词中得知,这位将军就是南宋末年江苏淮阴总兵、皇帝封之为“义勇将军”的庄公望。

提起庄公望与汰口古兵寨的历史渊源时,当地村民至今仍流传一个“金头将军”惨烈悲壮的故事。

据载,汰口古兵寨始建于南宋末年,江淮总兵庄公望长子庄守圻所建,迄今已有700多年历史。庄氏肇漳始祖庄公望,号西池,生于宋理宗绍定三年(1235年),系庄氏入闽开基祖、永春桃源庄森十三世孙,晋江青阳古山公之四子。庄公望自幼受到严格教育,勤奋读书,又爱习武,心怀大志,为人侠肝义胆、疾恶如仇。宋赐进士,曾任江苏淮阴总兵,娶妻盛氏,山东省泰安人。

南宋景炎二年(1277年),端宗皇帝迫于元兵追赶,从福州逃至泉州。泉州招抚使蒲寿庚准备献城降元,拒绝小朝廷避难泉州城。当时泉州城庄氏自九世孙庄夏淳熙(1181年)中进士,历仕三朝,诸多子孙都是宋朝仕官,庄氏家庭成为泉州名门望族,人人有心报国。急难时刻,庄公望等五兄弟及庄夏后裔庄弥渊(宋钦宗授挂印大将军)、庄罗(宋封护国大将军)等毁家纾难、变卖家产作军需,还有表弟潮州司户参军蔡若济,赶到泉州城南七里下辇埔迎驾,随陈宜中、文天祥等继续南逃,拟往广东潮州,途经漳州,在今龙海岳岭,遭元兵截击。庄公望奋勇杀敌,终因寡不敌众,头虽被砍,威武不屈,屹立马上,奔跑三四百米,至九都凤田(今龙海市榜山镇田边村)才坠地。庄弥渊等近臣族亲上奏皇帝,帝悯其忠烈,封其为“义勇将军”,并赐“金头”就地安葬,年仅48岁。

庄公望殉难后,其长子庄守圻及部下一行9人,沿九龙江北溪上溯至华安汰口,看中这里的地理环境后,用银两购买了汰口寨的土地,在这里建筑兵寨以求生存避难,繁衍生息。

隆冬时节。我心怀探奇之心,前往古兵寨,撩开它的神秘面纱,品读它的前世今生。

汰口兵寨古称“桃源口古寨”,是漳州市唯一保存较为完整的兵寨建筑。它坐落于一座龟形山上,三面环山,一面临溪。背倚巍峨挺拔的大屏山,面朝逶迤延绵的牛角山。汰溪潺潺流水,从寨下蜿蜒穿行,涌入母亲河北溪。古寨呈长方形,长84米,宽46米,建筑面积3800多平方米。北为正前门,南为后门,另有侧门朝西,原为正大门,后因出入人少,反成边门。正门为石拱形,由长短不一的花岗岩条石砌成。上方“全保楼”三个字,镶刻于一块青石上,字迹隽秀,豁然醒目。上层为方形建筑,红墙黑瓦,屹立寨门之上,犹如城头堡。悬挂于屋檐下的三个大灯笼,山风轻拂,随风飘荡,给这古寨增添了几分喜庆色彩,向世人昭示古寨里曾经的辉煌。后门、侧门与正门的建筑风格相似,拱形侧门上方题写“百谷朝宗”四个大字,后门呈方形,与正门遥呼相望。外墙基石高约10米,由或方或圆、大小不一、颜色各异的石头干砌而成。基石之上为夯土墙,墙体斑驳,颇有沧桑之感。上下两排方形木窗,大多完好无损。从窗口远望,群山连绵,满目苍翠,山色与天际相连,一幅墨绿色山水画卷在眼前舒展。驻足凝视,轻抚历尽风霜雨雪,饱经战火洗礼,充满沧桑岁月的古寨墙,放飞思绪,穿越时空,仿佛触动了历史的脉搏,昔日烽火狼烟,弥漫眼前;阵阵杀声,萦绕耳际。它见证了700多年的历史风云,承载着一代又一代古寨人的梦想。

如今,居住在古寨里的大多是留守老人,他们与古寨有着难以割舍的情结,不离不弃,坚守着属于自己的那份心的归属。我们走进庄阿婆的家,她正专心致志地看电视,一台锈迹斑斑的“铁锅”悬挂在阳台栏杆上。老人满头银发,岁月留痕,脸上写满人间故事。如今,让她感到欣慰的是,6个孩子均已成家立业,儿孙满堂,个个孝敬,老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喜悦。

1968年波澜壮阔的“上山下乡”热潮中,厦门、漳州一批知识青年积极响应,打起背包,跋山涉水,来到沙建汰口寨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。

紧挨汰口古兵寨后门,有座五间并排的平房,就是当年知青居住的地方。时任生产队长的庄瑞珍老人介绍,当年这里的知青点共有27人,女青年超过一半。当时沿江公路还未开通,每天只有一次班车,交通十分不便。大家吃饭自己煮,统一打地铺,生活条件非常艰苦。刚来的时候,他们什么都不会干,插秧、收割、除草、挑担等农活样样从零开始。经过农村广阔舞台的磨炼,大多学会了农活,男知青最多能挑100多斤重。当时,寨里有两个生产队,60多户、300多人,知青与村民关系很好,村民经常送蔬菜、花生、绿豆等土特产给他们。后来知青陆续回城,很多老知青对这里很有感情,经常回来看看。前不久,老知青许淑玉带领40多人前来参观古兵寨,深受村民的欢迎。

光阴荏苒,岁月如梭。半个世纪的沧海桑田,这座曾经承载着知青梦想的平房土屋,如今屋瓦吹落,泥墙裸露,部分土墙摇摇欲坠,房前屋后杂草丛生,一片荒凉,成为历史的产物。如同知青一样从豆蔻年华、青春少年一路走来,已成风烛残年,风雨飘摇。一条由鹅卵石铺设的百级石台阶,从古寨向山下延伸,这是知青点通往外界的小路。听老人说,农忙季节,知青跟农民一样,肩挑稻谷沿石阶回到寨内。身材柔弱的女知青,踏破了脚,晒红了脸,磨破了肩,却不叫苦、不叫累,坚持到收割结束。我拾级而上,双脚踏在石板上,感到心情特别凝重与沉稳,凝视着这磨得光滑透亮的每层石阶,它浸透多少知青的心血与汗水,每踩踏一级石阶,我仿佛看到了当年知青坚实有力的脚步,感受到知青欢乐与困惑的故事。

走出古寨,沉浸在浓阴密布里,寨与山的缓坡上,一棵棵枝繁叶茂、葱茏劲秀的古树,昂首云天,巍峨挺拔,树冠相叠,枝柯交错,浓绿如云,给整个古兵寨增添一层如梦如幻的神秘色彩,显得扑朔迷离。近千株上百年的古树,历尽岁月劫数,潇洒飘逸,神态自若,引来1000多只白鹭长期在此栖息,安家落户。

这里分布最多的树种是香樟树,一排静立于路旁的古樟树,散发出淡淡的幽香在空中氤氲,它把芳香与树荫慷慨地献给路人分享。我们沿着林间小路,找到了一棵已有800多年历史的古樟树。它长在山腰上,沧桑静默,堪称“樟树王”。古樟树头裸露,大如磐石,状如卧牛,荫盖数亩,需四五个大人手拉手才能环抱树干。

古龙眼树另有别样的风景。龙眼古树群,树干或圆或扁,或凹或凸,树头疙瘩结节,沟壑深浅不一,树皮皱褶斑驳。有的长满青苔,有的爬满形如石斛的细藤绿叶,有的树干腐朽空洞,人可藏身洞中。成熟的龙眼一串一串地挂在树梢上,摇摇晃晃,招人喜爱。

数百年来,为何古树苍老不朽,依然深植大地,傲雪凌霜,守护家园,缘于古寨人视古树为生命之树。早在清乾隆四十年,古寨先民就设立“禁伐碑”,寄望后人保护树木,造福子孙。后人遵循先辈遗愿,立为 “乡规民约”,代代相传。

离开古寨,我不禁深思,汰口古兵寨留给后人的不仅是一座古老的建筑、一片茂密的森林、一个美丽的传说,更是一份宝贵的文化遗产,一种超越时空的人文情怀,一种凝练厚重的文化积淀,一种魂牵梦萦的乡愁,它在深邃悠远的历史长河中,闪烁出神秘而璀璨的艺术光彩。(本文源自《闽南日报》 杨跃平 文/图)

版权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公众号联系(0596-2595655)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
上一篇:日本农村比城市干净,村道不见垃圾桶,网友
下一篇:堪称全球第一“绿帽”国家,女性出轨率近6
分享到:
推荐阅读

网站地图: sitemap | sitemap1 | sitemap2 | sitemap3 | sitemap4 | sitemap5 | sitemap6 | sitemap7 | sitemap8 | sitemap9 | sitemap10 |
sitemap11 | sitemap12 | sitemap13 | sitemap14 | sitemap15 | sitemap16 | sitemap17 |

Copyright © 2016-2018 艾欧文资讯 All Rights Reserved.